DOTA2从信仰2变成饰品2 无竞技性也好玩!

  《DOTA2》最初来国服的时候碰到大红大紫的《英雄联盟》顿时让人感觉复出无望,而一直被笑称为信仰2,而最后因其出色的竞技性而受到玩家喜爱,虽然人气没有《英雄联盟》那么高,但依旧有数以万计的粉丝沉迷在天辉夜魇的世界中无法自拔。而这批玩家当中,多数玩家每天登陆并不是为了开启那一场场的战斗,相反,他们更沉迷中收集游戏中的饰品,而此刻,《DOTA2》对于他们来说也从“信仰2”转变成了“饰品2”。

  把竞技类游戏变成网游?

  最初的时候打开《DOTA2》,倒上一杯水,立马点开搜索比赛,全身的神经紧绷投入到接下来的战斗中,迎来的不知道是连败还是连败,而现在打开《DOTA2》,点上一根烟,默默点开自己的库存页面,欣赏着自己炫酷的装备,嘴角也不禁上扬起来。

  前段时间,一朋友在网吧看到我打开游戏后开始各种在公告频道里搜罗装备,却迟迟不进入游戏对战,他有些好奇地问道:“哥们,你这是在玩网游吗?”略一思索后,我很严肃地回答道:“没错,我已经连续5天打开客户端,却没进行过一场《DOTA2》的游戏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DOTA2》的饰品系统。饰品是游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改变英雄的模型技能特效、技能图标以及攻击弹道,包括游戏语音、信使、守卫及界面皮肤在内的其他元素也可以修改,当然这并不会在参数上影响到游戏本身,仅仅改变了游戏画面以及游戏语音。

  《DOTA2》中大部分英雄的饰品都可以分不同部位来装备,给玩家自行搭配英雄套装创造了可能,使得玩家对使用饰品装饰自己角色的热情与日俱增,甚至超过对战本身,游戏也因此被调侃为“饰品2”。

  这明显是个坑。

  华丽的特效和固定的存世量决定了许多装备高昂的价格,之前某玩家号称“《DOTA2》世界第一的库存”价值甚至超过了30万人民币。当然并非所有装备都如此之贵,Valve出的大部分箱子价格都比较低,而箱子中不乏一些优质的装备,这对大部分《饰品2》玩家来说根本是无法拒绝的,等待他们的唯有5个字——买买买买买。

  这是Valve的营销模式,TI4的小紫本,也是如此。玩家每买一份国际邀请赛指南(小紫本),TI4的总奖金就会增加2.50美金。最后,TI4总奖金超过1000万美金,创造了电竞赛事的奖金记录。

  这的确是个坑,但是许多人乐在其中,包括我自己。

  换个玩法玩游戏

  回想起几年前玩WOW的时候,每周末跟公会刷BT、SW,几乎一个CD不落下,都把自己安排给了WOW,最终还是没出蛋刀主手。每次活动前都是满心期待,然而最后的结果不停地吞噬着自己的耐心与希望。

  最后想通的我,果断放弃了大号,建了一个猎人小号,开始了漫长地练级之旅,一路上剥皮与制皮也基本没有落下。在那个快餐的年代,把自己定义为休闲玩家的我练级反而更有规律,同样规律起来的还有那时候的生活。

  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游戏的玩法。《NBA2K10》之后的每一作我都会尝试,无论是在PC还是主机。最初我通常是进入游戏后直接找到心爱的队伍,开始人机或者与朋友之间的对战。不得不承认,跟人打的时候还是非常有乐趣的。只是渐渐地这种简单的模式已经无法满足我,幸好,后来我发现了球员交易这片新大陆。

  建立一个王朝模式,选择心爱的球队,赛季初不停通过各种手段交易到自己中意的球员,那时候做梦也在想,怎么把其他球队的王牌或者二当家交易过来。可以想象的是,当我开启这种模式的时候,认认真真进入游戏比赛的场数变的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交易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阵容,然后开始模拟大半个赛季。

  如果可以,一个赛季我只想打总决赛第7场。

  虽然很多时候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时间少了,但是一些微妙的心态变化不允许自己说谎。如今更多时候,我像是经营某个游戏,而不是简单地沉浸在其中。

  结语

  说到底,游戏的本质是让人玩的开心。但是很多时候一旦投入其中,游戏的一些设定反而成为了前行的羁绊。那时候要么继续被束缚,要么放弃游戏。那时候的你,可曾想过换一种游戏的方式?

  工作后,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当无法专门再为游戏腾出一个固定的位置,那时候的我们,可曾想过换一种游戏的方式?

  睡梦中感觉被人推醒,揉一揉眼睛发现在网吧里居然睡着了,屏幕上仍旧是《DOTA2》的开始界面。一旁的朋友指着我的屏幕说:“瞧,又有3个人发来交易报价,其中还有个说英语的,说不定能宰他一刀。”听罢,我顺手拿起一旁还剩半截的烟,深深吸了一口,露出得意的微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