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从宠物机到《牧羊人之心》 原来手游才是饲育类游戏的最好形式

不知道在座的童鞋在小学时是否也曾有过一段宠物机风靡小卖部的岁月,未荻估计大概离你们比较遥远。当时的宠物机还是俄罗斯方块般的黑白像素画面,寥寥几个方块就勾画出各种动物和宠物蛋,小朋友只需要每天准时看看蛋,按键瞎点做做互动,等待动物破壳而出就行。

宠物机

结果至今未荻还记得这蛋老是孵出些猫猫狗狗、兔子小猪一类,讲道理那时候小学生也要上生物课的好吗!这是误人子弟吧?

动物孵出来后,喂食、清洗、清扫等饲育养成的选项就更加丰富了。后来随着《数码宝贝》的热播,宠物机也变成数码暴龙机,价格翻了好几倍,动物也变成亚古兽,甚至还能两两对战。而这就是宠物机在未荻童年时留下的记忆。

数码暴龙机

年龄稍长,未荻借助GB和GBA掌机接触了著名的《牧场物语》系列,牧场生活对于城市孩子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奏简直解救了学海里的学生们,就像第一次读《鲁滨逊漂流记》一样,只读得到兴奋,从没想过荒岛生活的不易。

牧场物语

《牧场物语》里的饲育就不像宠物机那么简单,除了动物外还有应季的植物需要开垦、播种、浇水、采摘,每一天的工作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总在23点50分才舍得回屋入睡,感情那时候游戏就已经有变相的体力值的设定?

牧场物语

时隔多年,未荻接触到大家熟悉的《星露谷物语》,有关牧场物语的记忆再度被勾起,Steam(英文)、Wegame(中文)版本已经无法满足随时随地游戏的瘾,好在Switch版及时来临改善了随身携带的短板,也就难怪在Switch数字版游戏销量中,《星露谷物语》始终是最好的那一位。

星露谷物语

从宠物机到掌机,从家用电脑到主机,与游戏设备的发展历程很是接近,所以接下来未荻就要说手游上的事情了。前不久,估计也就在五一期间,未荻在游戏群网友的安利下,下了这款还在测试阶段的《牧羊人之心》。鲜艳配色、Q版人设,看这画风赤裸裸是为萌豚玩家准备的,第一反应就像是目前泛滥的二次元手游,空有其表,核心还是氪金抽卡的走向。

牧羊人之心

简单试玩了一小时,完蛋,要说“真香”了……

真香

《牧羊人之心》的核心玩法与当前市面上的抽卡游戏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比起战斗,游戏更偏向饲育本身,游戏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耐心等宠物孵化。算好时间,设好闹钟,到点了启动游戏收获,然后孵下一波蛋。循环往复,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至于战斗似乎就没有它出镜的机会。如果说推图有什么作用的话,怕是只剩让玩家解锁更多蛋种的意义。

牧羊人之心

对此有不少玩家在贴吧、论坛留言批评官方对孵蛋设置时间的做法,就像当初《皇室战争》的宝箱倒计时一样,有时间有数量上限,迫使玩家无法短时间内获得大量收益,并且反复查看时间进展,确保游戏的在线时长。

孵蛋

不过,时间限制对于另外一些玩家来说却是好事情,由于各种类蛋的孵化时间不同,玩家可以根据上班/上学情况,放上对应时间的宠物蛋,有些放置的概念,不至于浪费太多时间。比如在临睡前放上一枚9个多小时的黄金史莱姆,一觉醒来正好收获岂不美滋滋。

……

好啦!我一觉睡9小时可以不!

孵蛋

饲育生命,事无大小本就都应该放在心上,饲育类游戏抓住的正是玩家的碎片时间和焦急心理,倒是和当下手游特点不谋而合。小巧的宠物机绕了老大一圈,终究又回到便捷的手机设备上,或许手游才是饲育类游戏的最好表现形式。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